关于我们

     世界关公后裔网www.sjgghyw.com是由“世界关氏宗亲总会”“中国关氏宗亲联谊
总会”“中华社会文化发展基金会、关公文化
工作委员会”共同联办,由“山西省运城市关
氏后裔联谊会”负责主办的海内外各关氏宗亲
会,关公文化研究会,关公文化协会,关公
文化相关组织,提供资料,为宣传关公文化,
关氏家族文化,提供的一个......(更多)

新闻动态

让关公文化走向世界__记当代"孟子"孟海生

来源: 时间:2014-09-28

关公文化”一词的发明人:孟海生(图)

孟海生 男,孟子第七十三代,1948年7月生,山西省运城市人。?山西省《运城日报》社文化部主任。1984年出任《小学生拼音报》首届副总编副社长,主持全面工作,使之成为中国八十年代期发量,大拼音报刊。发起成立关公研究会,后被选为常务副会长,并宣传、发动此种民族文化研究工作,形成官方与民间大规模文化经济活动。写成并拍出《关公出世》(5集)、《黄河情恋》(5集)等40余部集电视剧、编写过《河东人口纵横》、《中国食疗养生》等书。筹备创办《海南经济报》(副主编)。1997年,在台湾出席并主持海峡两岸关公文化研讨会;1998年,策划并主持关席祖庙千年大祭活动。发表各种文学作品、稿件300余万字。


孟海生是盐湖区解州人,1979年毕业于山西师范学院(现山西师范大学)中文系。他曾主持过《小学生拼音报》《海南经济报》等编务工作,现任关公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关公文化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等。

  文革时期,解州一大批土建遭到严重破坏。由于自小对关老爷十分敬仰,作为红卫兵的孟海生,守住关帝庙40多天,硬是没让人砸。

  此后,孟海生认真查找资料,比照史籍今典,提出了自己独特的关公文化理念。他又从理念文化(对国以忠,待人以义,处世以仁,任事以勇)、庙宇文化、祭祀文化、庙会文化、戏曲文化、商神文化等方面对关公文化加以解释。

  到目前为止,孟海生已著有关公文化研究文字达500多万,受到各个行业的广泛关注和好评。

孟先生情系关公文化,可以说,关公文化这一概念的发端、发展、完善,孟先生不仅参与了、见证了,而且功不可没。


从小就对关公心怀敬畏,19岁时见证关帝庙幸运免祸

  孟海生的出生地社东村是距离解州关帝庙仅1.5公里的一个村庄。因着这种机缘,从小他就听父母长辈讲了许多在民间广为流传的传说故事。有些故事甚至还是父母长辈们亲历亲见的。因而,每每与长辈去关帝庙上香叩拜时,看着威严的关老爷像,孟海生心中就会升腾起一种强烈的敬畏之情。这种敬畏在他心中根深蒂固,当“文革”狂飙袭向解州古镇和关帝庙时,19岁的孟海生挺身而出。

  1966年,“文革”伊始,“破四旧”的口号喊得比任何时候都响亮,红卫兵的斗志昂扬到了近乎疯狂。那天,解州中学的红卫兵们摩拳擦掌,手持铁锨、镢头等,要冲进解州关帝庙“破四旧”。眼看那些自己童年时代无比敬畏的神像就要毁于一旦。孟海生站了出来,他高呼,关帝庙不能砸。

  时任运城县委副书记的南曲一直牵挂着解州关帝庙,默默地关注着红卫兵的动向。得知情况后,他立即派人叫来了呼吁保护关帝庙的孟海生,并对他面授机宜:先组织学生们上街****,离开关帝庙,上街释放情绪,减少对关帝庙的压力。接着,他让孟海生以红卫兵的身份,把学生们要砸关帝庙的情况向太原、北京等上级部门反映。

  19岁的孟海生立即落实了南曲的意见,先组织学生上街游行,再向上级发出了汇报电报。

  三天后,中共中央国务院等发出正式文件,明确要求要保护文物古迹。

  有了上边的命令,学生们一下子冷静了下来,转而站岗保护关帝庙。关帝庙躲过了一场浩劫,得以在今天能给世人一副珍贵的、穿越历史风云的面孔。

  多年以后,孟海生作为文化学者赴台湾交流时,讲到这一情节,台下哭声一片。孟海生感慨地说,是幼年时从父母、从民间受到的影响给了他保护关帝庙的勇气,是南曲副书记的智慧保护了关帝庙,说到底是关公文化深入人心的影响力保护了关帝庙。

  大学时因故被送学习班,出来后转向历史文化研究

  那年,孟海生以优秀的成绩进入山西师范大学中文系。在学校里,孟海生依然是一名活跃分子,担任学生会宣传部部长的他,创作了政治色彩浓烈的电影剧本,没有想到因内容敏感,被送进学习班长达500多天。一年多的学习磨炼了孟海生,也教育了孟海生,从学习班出来后,他决心远离政治,转向对历史文化的研究。

  因着出生于关公故里解州,因着对关公文化、对民间关公信仰的耳濡目染,加之他自己也想更深刻、更全面地了解关公文化。孟海生将自己的创作激情、学习热情悉数交给了关公文化。尽管那时候,还没有关公文化这种提法。他只是依着一种始自幼年的吸引,开始了对关公故事、传说、信仰的研究。

  那时候,他便知道,全国有30余万座关帝庙。仅山西省就有3.2万座。数以万计的人们将关公视为护佑自己人生的神祇,将忠义仁勇、诚信精神作为自己的人生信条。人们在这种精神信仰下安顿了自己的精神世界,和谐了自己的生活与身心。

  在阅读大量史料之后,孟海生对关公在中国一千多年间的存续与兴盛渐渐有了较为清晰的认知。他震惊于关公信仰在民间无与伦比的力量,震惊于关公信仰带给社会的秩序与道德,遂开始了勤奋的思考与写作,为关公文化研究做好了准备。

  1991年刊出关公文化研究长文,与关公文化结下不解之缘

  工作单位从教育部门调至报社后,孟海生一直在他心仪的关公文化研究中徜徉。但那时,人们对关公文化的提法并不完全认可。有人说,什么关公文化,关公就没有文化。然而,孟海生经过长期的研究与思考,条分缕析地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和看法。他说,什么叫文化。文化就是人类在社会历史发展进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综合。关公信仰在中国存续了1700多年。这期间,因着关公,官方和民间共同缔造了庙宇文化——建筑、雕刻、楹联、雕塑、绘画等等内涵丰富,不一而足;缔造了祭祀文化,程式规整而严密的祭祀仪式令人顿生神圣之感;缔造了庙会文化和戏曲文化——物质和文化的交流,戏曲与杂剧的展演;缔造了商神文化,关公因他的忠义而被社会方面面的人群当作求平安、求财、求学、求进的神祇。当然最根本的还是理念文化——关公的忠义仁勇精神。待事以忠,待人以仁,以义取利,以勇精进,这种精神如今已然成为民族精神和大义,成为社会发展与和谐的根本。

  1991年7月27日,在《运城报》(今《运城日报》)时任有关领导的支持下,孟海生集多年心血的研究成果、文化长文——《对关公文化的思考》在《运城报》以近一个整版的篇幅刊出,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作为关公故里人,作为关公文化的发祥地,在《运城报》的倡导与呼吁下,人们忽然看到了关公及他所承载的文化的巨大力量。

  此后,尽管还有着方方面面的不同声音,但是大多数人还是认可了关公文化这一提法。重要的是,原运城地委行署举办的名产名吃物资交流会,也改为关公文化暨发展经济交流会,此后又进而改为关公文化艺术节、国际关公文化艺术节等,在关公文化的大旗之下,经济唱开了大戏。

  作为原民进运城市委副主委、运城市政协常委,孟海生以提案的方式呼吁叫响关公文化,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支持与回应。此后,他作为关公文化研究学者赴台湾等地交流,受到了海外关公信众的欢迎。多年中,孟海生披阅多种史料,不断丰富、拓展着关公文化的内涵与外延。相继出版了关公文化系列书籍,为关公文化的发扬光大默默奉献着。

  如今,关公文化已然成为人们耳熟能详的字眼,解州关帝庙也成为海内外关公信众心中的圣地。而运城因为拥有全国****的武庙——解州关帝庙和全世界****的关帝家庙,也早已沐浴关公文化的春风,叫响了华夏之根、诚信之邦、大运之城的美名。

  “要让关公文化成为运城综合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运城市委领导的心声,也是孟海生老师和许许多多关乡儿女共同的梦。诚信精神、忠义仁勇精神必将在关公故里,在世界华人圈内影响更多人的人生。




告慰孟海生

■梁志俊 王泽庆

著名诗人臧克家在一首诗中写道:“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河东文化名人孟海生因病不幸早逝,但他却活在海峡两岸热爱关公文化人的心里,留给世人一份研究河东文化的丰厚著述。北京日月辰集团总经理牛明先生,与孟海生一共见过四次面,但豪杰之士惺惺相惜,真性情中人相交又岂在朝朝暮暮!他在怀念孟海生的长篇文章中诗云:“今世研‘关公’,先生独出群。文思能弘毅,习史更知文。狷介心如镜,豪气义薄云。昭然古解梁,笃见彰三晋。”前不久,河津古建园林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张定中来访,说想以公司和个人名义为孟海生先生立碑,我们表示大力支持。一个作诗缅怀,一个立碑纪念,足见孟海生仍然活在人们心里。
“文革”十年动乱中,孟海生奋不顾身保护解州关帝庙。当时受极“左”思潮影响,红卫兵以“破四旧”为名,试图闯进关帝庙砸毁文物、彩塑。孟海生获悉,急中生智,提前通知关帝庙看管人员锁住庙门,同时努力去说服红卫兵,讲明保护文物,人人有责,从而避免了一场浩劫。在崇敬关公、热爱祖国文物的群众的共同努力下,解州关帝庙最终未受到冲击安然无恙。
改革开放后传统文化又迎来新生。孟海生率先提出“关公文化”概念,并为之奔走呐喊。这些年来,随着河东文化研究的深入、各级政府的重视、旅游事业的开展,关公文化及其产业日益蓬勃发展、深入人心,已然成为运城乃至山西的重要文化品牌。
1991年,“关公研究会”正式成立,孟海生担任了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1997年,研究会委派孟海生率员首访台湾,并参加了海峡两岸关公文化研讨会。当时参会的有来自亚洲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华人代表、专家,沟通了海内外关公文化研究交流。2002年又首次在运城召开了“海峡两岸关公文化研讨会”。台湾《山西文献》第六十一期,刊登了盖素云女士采写的报道及会上交流的部分论文。这个研讨会指出,关公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是全世界华人团结合作的基础,具有血浓于水的亲和力、巨大的向心力和凝聚力。
近年来,在各级领导的关怀下,在“关公研究会”引领下,关公文化研究取得了丰硕成果。这其中,包含了孟海生付出的巨大辛劳,他不仅编撰了《关公平传》等专著,而且主编了多期《关公报》和《关公研究》期刊,还撰写了四集电视专题片《关公热话》及电视专题片《关公生日纪事》的脚本。
孟海生较早就开始对河东盐文化、蚩尤文化、李冰等华夏根祖文化进行专题研究。他先后在《运城日报》发表了《归来兮蚩尤》、《“川主”李冰是咱解州人》等,2005年又结集推出了《河东文化述呈》,并在封内题词:“谨以此书献给生我养我的故乡,我逝去的父母,并飨知音。”孟海生将对故乡运城、对父母的深情熔化在热血中。他好读书,爱动脑,能吃苦。他在担任市政协常委、民进运城市委会副主委、运城日报文化部主任期间,大力支持并身体力行开拓关公文化研究领域,并始终做到了知难而进。他患病期间,我们登门探望,发现他仍带病工作笔耕不辍,依旧在精心打造关公文化旅游产品,努力开发关公文化产业,其精神令人感佩。此外,他还与食疗专家姚呈虹共同主编了《食疗养生》,深受读者和专家欢迎。
孟海生堪称关公文化研究的开路先锋。市政协原主席安永全讲:“孟海生在政协和相关会上发言,求实求真,论据充分,说理明白。运城的历史如此辉煌,文化底蕴如此深厚,很需要弘扬光大,有更多的像孟海生这样肯下功夫的学者多好呢,还愁不能把运城宣传出去,争得更多的文化效益吗?”(《河东文化述呈》前言)
市委书记日前莅临关公研究会第三届代表会议,并作了重要讲话。他指出:“关公研究会自1991年成立以来,历届成员以主人翁的姿态,强烈的责任感和高昂的工作热情,积极投身关公文化挖掘研究工作,为弘扬关公精神,推动文化强市作出积极贡献,赢得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同。”海生啊,你在九泉之下听到这样的评价一定会备感欣慰的。
我们与孟海生以文结友,对他的早逝深感惋惜。运城逝去了一位文化达人,我们痛失了一位诤友。人生苦短,文化长存,孟海生留给河东人民上百万字珍贵的文化著作和锲而不舍的开拓精神,将激励更多的中青年学人,为弘扬关公精神,开发关公文化,实现美丽河东、大美运城的梦想不懈奋斗!
(梁志俊系关公研究会名誉会长;王泽庆系三晋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